当前位置:主页 > 观点

艺术中国

2017-07-13 15:59 来源:网络整理 

观点

艺术中国

 

罗杰·弗莱:伦勃朗——一种阐释(上)

伦勃朗被称为绘画中的莎士比亚。这是那种能产生轻微但却清晰的令人作呕感觉的说法之一。最糟糕的是,其中还真有些道理。不管怎么说,人们是带着某些会激怒莎士比亚的批评家们的混合情感来趋近伦勃朗的。人们来到了一个早已充塞着祭品的神龛,其中多是令人怀疑的趣味,而人们对这一神明的看法则因为大量先前崇拜者的痕迹而受到轻微的打扰与模糊。人们最好忘掉它们,甚至抗拒一下微妙的诱惑,先来一个大规模的亵渎神明活动,以便清洁一下空气。
 

艺术中国

 

折衷革新独树一帜——高剑父《罗浮香梦美人》赏析

高剑父(1879-1951),广东番禺人。他是岭南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光绪十八年(1892年),他拜于广东著名花鸟画家居廉(1828-1904)门下,开始学习花卉、草虫的画法,奠定传统国画根基。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高剑父再拜同门好友伍德彝为师。伍氏为晚清广州望族,其父伍延鎏亦为画家,所居曰万松园、镜香池馆、浮碧亭等,富藏历代名家翰墨。高氏从居廉的学习经历使其熟练地掌握了自清初恽南田以来的没骨花卉画法;从伍德彝又得以遍览伍氏家藏历代名家翰墨,因而画艺猛进。
 

艺术中国

 

塔皮埃斯访谈——艺术家的成功是什么?

塔皮埃斯认为与作品的成功相比,对艺术家更为重要的是经过多年的努力,找到与社会真正的对话。而童年的疾病也是他走上艺术道路的某种神秘启示,这些意外的领会有可能被用到艺术上来表现。塔皮埃斯主张所有的艺术家,首先必须是永远反对审美观,周期性地经历这种不断破坏的危机来不断获得新的成功。
 

艺术中国

 

包林:约旦河写生记

包林教授最近在以色列和约旦旅行,以个人的独特视角写下了约旦河两岸所见之游记,并画了一批生动的风景和人物速写,让这篇写生记耐读耐看。
 

艺术中国

 

张仃:守住中国画的底线,,我不接受吴冠中“笔墨等于零”的说法。

张仃与吴冠中为20世纪中国画坛突出的两位革新画家、两人既是同事更是战友与朋友,且友谊甚笃。尤其在对待中国画的现代发展上,二老同属“革新派”阵营,思想开放富有创新意识。吴先生称赞张先生的焦墨画“在焦墨中作加法,用最简洁的手段表现无限的丰富”。而张先生对吴先生的民族化的油画和现代化的国画也是一再褒奖,“吴冠中的油画,是‘民族化’的油画,吴冠中的中国画,是‘现代化’了的中国画。吴冠中的油画和中国画,在他自己身上,得到有机的统一”。
 

艺术中国

 

赖少其:临画的目的是为创作。把临摹当创作与骗子何异?!

临画的目的是为创作。把临摹当创作与骗子何异?空论学传统,自己又不临摹,岂不也是骗子?自己不知道什么叫传统,但否定传统,这种青年岂不太狂?把一切传统当宝贝,结果害人不浅。只临摹,不到大自然去写生,容易走入邪路。只叫多少次上黄山,画了黄山,便自称黄山画派,这种人不可相信。余学花卉,以陈老莲为师,先是临摹,同时写生;但不受老师限制,并且坚信能超过老师—这也是为人师者最希望青年者。”
 

1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